全國兩會,企業人大代表為“群體利益”代言到底合不合適?

2020年全國兩會還有一天就要閉幕了,回顧這屆兩會,部分企業人大代表的建議很“特別”。

2020年全國兩會還有一天就要閉幕了,回顧這屆兩會,部分企業人大代表的建議很“特別”。

全國人大代表、伊利集團質量檢驗控制中心主任李翠枝有幾個建議很搶眼:

1、將蛋白質含量達到純奶標準的調制乳也納入增值稅9%低稅率和企業所得稅免稅的范圍。

2、對跨境電商的增值稅,與國內銷售和一般貿易進口采取一樣的稅率征收,或將嬰幼兒配方奶粉從跨境電商商品清單中剔除,維持公平競爭環境。

3、對乳制品企業和奶牛養殖企業融資給予一定貼息扶持。

4、將“一生飲奶計劃”納入國家戰略。

關于第4個建議,李翠枝還提出了具體的措施。

比如,通過宣傳“天天飲奶,一生健康”的口號,鼓勵國民每天“打卡”300克的奶及奶制品食用,記錄每日飲奶狀況,以此來培養國民的飲奶習慣。

還比如,建議由衛健委牽頭,聯合各級政府、行業協會、乳制品企業等,啟動全民“一生飲奶計劃”,并將其寫入國務院文件,制定具體方案和措施,作為國家重要戰略進行實施推廣。

又比如,在推廣飲奶過程中,面對社會上不時出現的“國產乳制品有害”“奶源污染”“攝入乳制品可能致癌”“醫囑限制食用奶制品”等謠言進行管控。

李翠枝認為,奶及奶制品作為合理膳食中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對實現“健康中國”戰略有重要的意義。但是,我國國民仍未達到全民飲奶習慣的普及。數據顯示,我國人均飲奶量超過36公斤,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3,不到亞洲人均水平的1/2。

此言一出,很多網友將焦點轉向伊利,質疑李翠枝的建議夾帶“私貨”。

對此,伊利方面回應稱,跨境電商奶粉不接受嚴格的配方注冊、海關入境檢驗、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月度抽檢,不但存在產品質量風險,而且有損中國配方奶粉市場的公平機制。

其實,為“乳業”代言的不止李翠枝。

全國人大代表、蒙牛乳業研發創新部營養健康經理史玉東今年建議政府定期制訂學生營養餐和經費保障計劃。

史玉東認為,亟需國家將國民膳食營養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在法律制度、財政投入、實踐操作上系統規劃、有效實施。

他提供的數據顯示,“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受益學生占義務教育在校生比例“國家學生飲用奶計劃”覆蓋學生數量占全國義務教育中小學生和學前教育兒童總數比例僅為12%。

為自己所處的行業“代言”的還有人大代表、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人大代表、長安汽車黨委副書記朱華榮等。

在《關于促進個人電腦消費升級,充分發揮生產力和創新工具作用的建議》中,楊元慶建議,將個人電腦作為戰略必需品,出臺促消費扶持和保護政策,縮減數字鴻溝。

楊元慶稱,截至 2019 年中國與發達國家PC滲透率差距較大,因此,有必要綜合采取多種財政、金融和稅收政策,鼓勵、支持企業和家庭的信息產品消費需求,加快升級換代步伐,這不僅可以提高“居家生產力”,支撐遠程辦公、在線學習等,而且把新型基礎設施延伸到家庭,促進社會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

此外,楊元慶還在其他建議中稱,通過政府購買、學校配置、企業支持等形式,解決貧困地區教育信息化硬件短板,加強教學與學習設備供給,保障貧困學生擁有基本信息化學習工具,能平等獲取優質教育資源,縮小數字鴻溝。

朱華榮建議,大力推動新能源汽車下鄉。

朱華榮說,在鄉鎮推廣新能源汽車特別是純電動汽車優于城市:一是停車充電優勢,二是消費者出行半徑小、無里程憂慮,三是用電更具有經濟性。

朱華榮建議,啟動新能源汽車下鄉,既能讓我國新能源汽車成果惠及農民,又能拉動新能源汽車市場發展,還能推動全面小康社會建設。

建議通過政策拉動汽車消費的還有全國人大代表、江蘇悅達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王連春。

王連春建議:“北上廣等限購城市應進一步釋放購車指標,優化搖號政策,提升中簽率和指標使用率?!?/span>

王連春的理由是,由于疫情并未完全結束,仍有部分汽車市場需求被抑制。為穩定我國汽車產業基本盤,亟需供需兩側共同發力來推動實現持續穩定增長和轉型升級。

以上人大代表雖然分屬不同行業,但他們的建議有一個共同點:為自己的企業或者所在的行業代言。

事實上,關于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要不要為“群體利益”代言,這些年一直爭議很大。

2009年,當時還是政協委員的陳光標向兩會提交了"呼吁向富人征收遺產稅"的提案。他認為,富人應該繳納遺產稅,比率至少應為60%。企業家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

作為一個名列財富榜前茅的富豪,陳光標提案呼吁向本群體“征收遺產稅”,很多人認為陳光標的提案令人尊敬:因為他的提案能超越為本群體利益代言的“偏私”。

燕趙都市報當時發表題為《超越利益群體代言的委員更讓人尊敬》的評論稱,從某種程度上講,政協委員為本群體代言無可指責,但如果能夠超越這種本能,站在比本群體利益寬廣得多的公共立場上去發言,卻是非常讓人尊敬的。

評論稱,利己只是一種人與生俱來的低級本能,但利他卻需要一種超越的勇氣、高尚的道德和博愛的情懷。如果人人只為自己,每個委員只為本群體利益代言,那么兩會將被“各執一詞”、“各持立場”的利益紛爭和利益交鋒所充斥和撕裂。

2008年兩會期間,《南方都市報》發表了肖雪慧教授一篇題為《替本群體代言真的天經地義?》的評論。文章稱,一些代表、委員表達本群體利益訴求,很多人認為這種代言“很正?!焙汀疤旖浀亓x”,這些人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人大和政協是公權機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是公共職位。

肖雪慧教授認為,只要占據在公共職位上,以社會整體利益為念是基本準則。在國外,議員也被要求致力于社會公共利益,謀自己私利是要受追究的瀆職行為。

2015年,南通日報旗下的《江海晚報》發表題為《代表委員慎為“自家事”代言》的文章稱,公眾期待代表委員鐵肩擔道義,放喉言民意,而不是借助代表委員的身份,為“自家事”開方便之門,公眾不愿看到“假公濟私”的提案議案。

文章稱,公器不能私用,并不是認為凡是“自家事”,代表委員就不能說話,然而這得有個界限:群體利益不能置于社會普遍利益之上:且代言要實事求是。

不過,2011年深圳商報則提倡“代表委員要敢于為自己的界別代言”。該報認為,我們按照區域選人大代表,按界別選委員,就是希望大家能夠代表各自的選區、界別、行業、階層,共同形成一種為民代言的大格局。

“我們支持代表委員為工人農民代言,但是,我們絕對不能打擊代表委員為自己的階層代言。大家不能自由地為自己的階層說話,那還算得上是代言嗎?“該報稱。

《人民日報》也對人大代表為群體利益代言專門發過評論。

2013年,《人民日報》發表題為《代表委員履職不妨“內外并舉”》的評論稱,代表委員關注本行業問題,甚至為自己所屬利益群體代言,也是正常之事。

“一個成熟的體制,同時也應是一個各方利益交織、充分表達和博弈的平臺?!拔恼?,當然,能夠關注其他領域、其他階層,甚至超越自身群體利益的代表,同樣需要尊重。

《人民日報》文章稱,古人舉賢不拘泥內外之別,如果將之引申為代表“舉”國事大計、“舉”真知灼見,也是同樣道理。

您持什么觀點,歡迎投票,也歡迎在評論區發表看法。


轉載文章:圖文來源于網絡,已注明出處和來源,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